新闻资讯

从冉冉新星沦落清算退市 盛运环保自救,他救难助东山再起

6月24日,盛运环保终于公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3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5.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1.3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7.78%。

2019年,盛运环保由于对关联方进行财务资助以及对外违规担保问题一直未能解决,导致债务危机爆发,公司流动资金紧缺,债务到期未能及时清偿或续展,债权人纷纷提起诉讼并采取保全、强制执行等措施,要求支付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导致公司资金愈发紧张,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债务负担繁重,日常经营举步维艰,2019年度业绩大幅下滑。

翻看盛运环保近年的业绩来看,前七年的营收和净利润都比较好,但到2017年出现大幅度的下滑,直到截至目前为止,仍未恢复到历史的鼎盛时期。

据了解,盛运环保专业从事城市垃圾焚烧发电, 水污染环境治理,城乡环卫一体化工程建设,海绵城市建设的投资总包、以及专业技术咨询、工艺技术设计,专用设备制造,成套新型环保设备设计、制造、销售、安装服务及项目工程总承包,新型高端各类工程输送机械设备,高层、多层钢结构建筑建设设计、制造、销售、安装服务及其项目工程总包;环保工程技术与装备的技术咨询设计、技术与设备进出口及代理进出口;自有房屋及设备租赁。

2019年对盛运环保来说是艰难的一年,2019年债务危机爆发,公司流动资金紧缺,债务到期未能及时清偿,截止2019年12月31日,盛运环保共有47.96亿元的到期债务未能清偿。

与此同时,2019年盛运环保的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周转困难,出现了供应商货款、工程款拖欠的现象,公司经营管理层和离职员工、供应商及工程施工队等积极沟通,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虽然通过协调供应商及农民工、精简架构和人员、对超龄二线人员削减、减少薪酬费用支出等等,但仍未能解决根本问题。

在加上,2020年4月30日—2020 年6月1日期间,盛运环保公司股票已连续 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盛运环保在2020年6月18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的决定,从2020 年7 月14日起,盛运环保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节能环保市场是我国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行业领域,是备受资本市场热捧,企业大刀阔斧开拓的好时代,盛运环保为何沦落到退市的地步呢?

事情从2018年4月份开始,盛运环保欠款诉讼似雪片飞来,公司第一大股东开晓胜所持的股份已被各地法院十余次轮候冻结,7月9日,其所持股份跌平。作为大股东,开晓胜本人债台高筑,而集团本身也难逃厄运。2018年5月,盛运集团的对外担保与债务出现近5亿元的逾期,这一消息已经放出,集团债务危机很快来临。

据不完全统计,盛运环保从2018年至今盛运环保发布了债务逾期相关诉讼及仲裁公告约有40次,其中包含盛运环保本身债务、为其子公司提供借款保证的连带责任孕育发生的债务等。有人戏称,盛运环保今年不是收到新的诉讼、仲裁,就是在收到新增诉讼、仲裁的路上。

盛运环保的债务逾期孕育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违规保证、信息披露不及时、对外保证造成的代偿风险高、关联方资金占用规模大等问题逐渐露出出来。

目前,国内垃圾燃烧发电项目根本上是接纳BOT形式成立,中标方前期投资规模较大。转型为环保公司后,盛运环保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开展垃圾发电项目,为抢占市场而自觉借债扩张,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的资金。

由于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从投资建设到真正实现盈利的资金周转期相对其他环保项目会更长,因此,围绕垃圾发电项目,盛运环保加大定增募集资金,用于归还借款和增补活动成本,截至2019年底盛运环保的负债率达141.15%,债务远超出临界线,企业经营岌岌可危。

盛运环保是国内少有的同时拥有机械炉排炉和循环流化床技术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公司,拥有环境污染治理总承包甲级资质、环境污染治理设施运营甲级资质、建筑工程施工资质,下辖全资子公司67家和控股子公司5家,在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排行居前十位。

曾几何时,盛运环保给人以“不差钱”的良好形象。从2015年到2017年,盛运环保不断通过并购挺进智慧环卫和危废治理,还出售了多家子公司以优化资产结构,并与某资产管理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在不断的并购整合优化资源的情况来看,盛运环保是一家有理想、有技术、有前景、冉冉升起、意气风发的绿色新星。

但2017年开始逐渐走下坡路,从前面的财报可以看出,盛运环保2017年净利润下降1207.14%,于是2018年债券违约,违规对外担保及财务资助,债务逾期未清偿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同时,由于债务到期未能及时清偿,债权人纷纷提起诉讼并采取保全、强制执行等措施,形成了恶性循环,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债务负担繁重,公司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相较于巨额债务,盛运环保的资产显得那么微乎其微。

在巨大的债务面前,盛运环保选择了自救。2019年12月31日,盛运环保披露茂博集团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协助盛运环保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茂博集团拟以股权转让方式注入资产代关联方偿还对公司的资金占用。但这些资金的投入对盛运环保来说仍是杯水车薪,从2019年的财务报告可知,盛运环保2019年净利润亏损35.88亿元。

盛运环保公告中表示,2020年6月16日,经谨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筹划彭水县茂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重庆茂田矿业有限公司以其资产注入协助公司解决资金占用问题的重大事项。

按照盛运环保现在的资金状况,自救基本是不可能了,再加上现在又终止了茂博集团资产注入,估计是已经做好退市的准备了,盛运环保未来能否东山再起?难了。

服务热线:13845629482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和信路41号
Copyright © 2002-2020 金华万点花卉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32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