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在线教育终于回春了,这是与上次不同的春天吗?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城市按下暂停键。它打乱了所有企业的既定节奏,不少企业被逼到生死零界点。与此同时,又有一些行业受疫情影响被推上了舞台中央,比如在线教育。

为响应停课不停学政策,几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纷纷面向全国中小学生捐出免费的公益课程。与此同时,一场没有硝烟的流量争夺战也悄然爆发。

而此次疫情下,受冲击较大的线下培训机构,则选择闭店观望或紧急将课程搬运到线上,祈祷能活着渡过难关。

不过在二级市场,大量流量的涌入、对线上教育的需求激增,让在线教育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从2014年前后在线教育创业潮兴起,发展至今已过去5年多的时间,一二线市场逐渐饱和,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到2020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要达到3150亿元。

2016年三四线城市观看直播总人数为20.19亿次,2017年是33.4亿次,2018年上升至71.7亿次,去年超了一百万亿次。

一方面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市场渐趋饱和,获客引流成本急剧攀升,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非一线市场也显示出了无穷的潜力。

1月22日开始,为教育机构提供在线教室直播系统的ClassIn后台注册机构开始暴增,最高的时候一天之内登录学生人次超过160万,同时在线的学生人数超过35万。相比平时的学习高峰期,用户数又突然翻了近10倍。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3133.6亿元,同比增长24.5%,用户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正在不断提升,在线付费意识逐渐养成以及线上学习体验和效果的提升是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的主要原因。

但不可否认,这次疫情对在线教育的渗透力有极大地提高, 此次停课不停学的政策之下,全国各地的学生涌入线上平台,下沉市场的圈层很容易地被突破了。

因为就以往来说,各家在线教育机构都会先选择搞定一二线城市,再往下沉市场突破。 而这次疫情期间,下沉市场意外被打通。

更何况在线教育本身就较为集中在一线城市和准一线城市,这导致在一线城市获客成本非常大。

反观二三四线城市,在消费升级、移动互联网流量下沉的背景下,这些下沉市场对于在线外教存在着潜在的市场机会。

疫情之后,对于第三方教育平台机构来说留下的是新增的用户数量,而留给机构的则是在线教育模式的认知,所有人面临的机会和挑战都是并存的。

服务热线:13845629482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和信路41号
Copyright © 2002-2020 金华万点花卉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32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