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不可否认,在我们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曾有迷茫的时候。在生活中,很多人做出的决定往往都是来自大众的看法,而不是倾听自己的心声,做自己的选择,所以才会悔不当初。

当一个人感到迷茫时,往往是内心对这事情的选择不够坚定。我曾发表过的文章里有说过:“选择之所以称为选择,往往是在两者之间同样的美好,或者是两者之间同样的糟糕,然后选其一,这才能称之为选择。”选择是令人困惑的,而要排除这种困惑,我们必须要认识自己,了解自己,什么才是你真正想要的,选了什么才会让你心安理得的。

一个人通向自我认识的过程中有分两个角度,第一个角度是来自大众的评价,第二个角度是自己的评价与知己的评价。

我们都知道,人大致上都是从众的,所以才应该张扬自己的个性,但是不要把“人大致上都是从众的”这个句话当作成一种否定。人为什么爱跟随大众?因为大众的意见确实挺重要,他们的意见有值得参考的价值。人们常会说,人应该要有常识,要按照常识来做事,什么是常识?常识是指大多数人的意见。它有可能是对的,比如“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一个常识;当然,它也有可能是错的,就像随着科学发展的进步,已经推翻了过去许多常识上的误解。所以“常识”这个中性词,大多数人都会认可它,这表明了它值得重视,值得我们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

大众对于一个的选择,一般都会简单地作出两个评论,要么是好的选择,要么是坏的选择,这里的“好的选择”或“坏的选择”是指你是作出了一个最优的选择,还是作出了一个大多数人都不会作的选择?说的通俗点,好的选择就是大家眼中的“阳关道”,坏的选择就是大家眼中的“独木桥”。

自我认识的第二个角度,即是自我的感受。大家会对你的选择做出评价,但是我们还有自己内心的一套评价系统。当我们扪心自问,问自己这个选择作得对还是错的时候,我们的答案是——“对的选择”选择对了;或是“错的选择”选择错了。在这里的对与错,指的不是符不符合道德标准,而是它合不合你的心意,是不是与你的精神渴望相一致。通俗点说,就是它是不是你想要的?

大众的评价“好的选择”或“坏的选择”,以及我们自己的评价“对的选择”或“错的选择”,如果把它们进行一下排列组合,大致上能得到以下四种情况:

第一种,好的选择和对的选择——你作出了一个大众都认为好的选择,而且这个选择也是你梦寐以求的,所以毫无质疑,作出这个选择你会感觉特别心安理得。“心安”指的是合你的心意,而“理得”指的是符合大众的常理。一般我们会称这些人是幸运儿,为什么呢?因为他个人的兴趣爱好与社会的趣味是相统一的,他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他的志趣是相统一的。很多时候,有意思的事情会显得没意义,没意义的事情会显得没意思,但是当好的选择遇上了对的选择,就意味着你作了一件对你自己来说很有意思,同时,对大家来说很有意义的事情,里外都好,所以真的太幸运了。

第二种,好的选择和错的选择——你选择了大众都认为好的决定,但是这个选择让你不得心安。你跟随着大众的眼光作出的决定,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不一定是对的,但是,无论是对还是错,你始终都是很迷茫,内心始终都是很低落,很无奈。或许大家都认为你活得很幸福,活在生活的巅峰,但你是知道,你是活得很不快乐,你是活在自我精神世界的低谷。

第三种,坏的选择和错的选择——你作出了大众都认为错的选择,而你作出选择之前,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选的。作出选择之后,你没有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在这种时候,人往往是迷茫的,他不知道方向。就像在青春期时的叛逆阶段往往会有这种情况:大家都认为逃课不好,我偏要逃课,去网吧玩游戏,去公园溜达;大家都认为抽烟喝酒不好,我偏要抽烟,我偏要喝的稀泥烂醉。

第四种,坏的选择和对的选择——你选择了一个大家都不认同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始终会让你心安理得。大家都会认为你是疯了吗?但是,你是知道自己选择这个决定是会让你幸福的,你内心是安然的,你自得其乐。

在第四种选择的人里面,出现过不少旷世奇才。他们出人意料,不走寻常路,就像一匹黑马一样,开辟了独一无二的非凡人生,让后人叹为观止。比如哲学家尼采,读过哲学的人应该会知道他,他不是一位被他时代所认可的人。曾经在书上看过尼采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的话是说给两百年后的耳朵听的。”在与尼采同时代的人里,很少有人能懂他,所以他说他的嘴巴是为两百年以后的耳朵预备的。在那段期间,尼采生活在一片黑暗的世界当中,这种黑暗就像一种“百年孤独”。他选择了哲学之后,是一条只有他自己独行的道路,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他。尼采晚年是在深山度过的,因为他说,当我写哲学著作的时候,当我思考哲学问题的时候,我希望我的脚下是有土壤,我希望我的头顶是有蓝天。而只有大地与天空伴随着他,他最终与大自然为伴。他很想交朋友,但是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他,所以他最终无法与人为伴。因为在山林深居简出,尼采经常有很长时间不说话,因为没人可说。他写着他的哲学,用这样的方式自我对话。直到有一天,在他的少数朋友当中有一个去探望他,虽然那时候尼采的身体状况不怎么好了,但是他还是很热忱地接送他的朋友,翻了一座又一座山,送得很远很远。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与人聊天时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吧,因为他太孤独了。

尼采孤独得近乎发疯,最后在发疯中摆脱了孤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发疯的呢?有一次,他到城里去,他看见一个马车夫正在驾驶着他的四轮马车,可是那匹马突然停了下来,似乎不愿意再跑了,于是马车夫就下车用鞭子狠狠地抽打那匹马。这时候,尼采就奔上去,像抱着自己的亲人一样,抱着马脖子,痛哭起来,以至于晕倒。当他苏醒之后,他已经疯了。你知道他的医生在他的病历本上写了什么吗?他的医生在他的病历本子上是这样写的,这个病人的症状是——他试图去拥抱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他太孤独了。

每一次有闪电划过的地方,黑暗就淡了一层。凡是尼采走过的地方,后来每一个哲人身上都找到尼采的影子;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拿自己奉献给哲学,也许大众都觉得他们的选择是错的,也许他换一种选择,就会过上别人看来更滋润的日子,但是他心安理得,自得其乐。他愿意追随自己的灵魂的指路,并且全神贯注地走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这就是为什么他说:“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尼采晚年写的两本书,一本叫“日神精神”,另一本叫”酒神精神“,我觉得就像这里说的第一种人和第四种人,其实他们之间有个共性,那就是他们选择倾听自己的心声,不管大众是否认同,他们都活成了真

服务热线:13845629482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和信路41号
Copyright © 2002-2020 金华万点花卉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32658号